拆除清真寺:为什么法国改造穆斯林失败了

04
01月

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有“法国最危险女人”之称

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有“法国最危险女人”之称

  2015年12月6日,法国大区选举第一轮投票。初步统计显示,在法国本土13个大区中,主张排外、反移民、反申根协定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在至少6个大区得票第一。不过,当地时间13日的第二轮投票结束后,出口民调显示国民阵线似乎好景不长,支持率跌至第三位,同时,该党未能赢得任何一个选区。

  叙利亚难民危机和巴黎恐怖事件爆发得恰是时机,给了国民阵线最大的帮助。但是法国长久以来的失业率居高不下,引发的社会冲突加剧形成了培养极端主义的温床,为国民阵线打造了崛起的民众基础。

  我们来看看短短5年里大区选举中国民阵线的得票比率变化。

  很清楚,64岁以下、底层的劳动人口支持排外、反移民的极右阵线,原因当然是他们认为移民抢占了本应属于他们的工作岗位。与之相应的,是外来穆斯林人口在欧洲人口总数中每10年大约增长1%,年轻人占大部分,穆斯林的平均年龄比欧洲要年轻8岁。2013年欧洲穆斯林人口达5638万。

  当初法国在19世纪的工业革命、一次大战和二次大战时期,因为缺乏劳动力大量引进原法属殖民地移民,主要来自北非和阿拉伯国家,大多从事法国人不愿意干的繁重低下而报酬微薄的工作。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起陆陆续续爆发了各种经济危机,本土居民和穆斯林移民矛盾开始激化。尽管法国政府采取了各种措施控制移民进入、鼓励移民离开法国,但是大部分移民已经在法国生根繁衍,形成尾大不掉之势,不可能再从根本上解决了。

  法国乃至欧洲的移民冲突,移民群体和所在国本身都有责任。我们这里不谈大家都明了的移民低教育、低素质、法国社会的隐性歧视等种种问题造成的对移民的孤立和排斥,仅从双方的群体文明来观察移民的融入问题。

  从移民方面来说,法国政府一直实行“共和模式”的政策,强调外来文化与法兰西文化的融合,在共和、世俗和平等的基础上,公平地对待外国移民,促使其完全融入法国社会。历史上大量的欧洲其他国家移民,德国人、意大利人、西班牙人甚至犹太人等都曾很好地融入到法国社会中,所以法国曾认为穆斯林移民也可以和其它国家的人一样。

  但是伊斯兰的宗教表现出严密的组织性和顽固性,抵制外来文化改造,使得法国的大多数设想和规划都化为泡影。大多数老移民、新移民和第二代在法国居住很久,甚至在法国出生长大,已经是法国公民,能说流利的法语,接受法国的主流文化,在法国读书工作,但仍然不愿意放弃伊斯兰教义,不接受法国的西方世俗文化,坚持自己是穆斯林,严格保持穆斯林的生活方式和伊斯兰特征。他们给自己的定义是“生活在异教徒国家的穆斯林”,在西方国家是享受安拉赐予他们的美好生活,而且使命是用伊斯兰教义来改造西方社会。

  在这里,清真寺和伊玛目们引导信仰和宣扬教义,每天五次的祈祷、斋戒和种种必须尊守的仪式固化了教民脑海中的信仰,亲属朋友和居住的社区发挥着管理和监督作用。几万、几十万移民们看似自由散漫,实际上紧密地组成一个个社团,在移居地扎根发芽、长大繁衍,并且向外扩张,然后理直气壮地以宗教信仰为由,以《古兰经》为准则,要求他们辐射到的一切范围之内必须遵循他们的规则。

  在英国,迁居的伊斯兰极端人士反客为主地要求本土居民尊守伊斯兰教义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在加拿大,穆斯林头目有组织地主动帮助合法、甚至非法移民办理文件,申请经济补助。加拿大政府出了大笔经费,移民们却感激穆斯林头目,成为他们的拥护者,而非法者也因为被拿住把柄和有求于人,愈加依附宗教势力。这种现象在法国现在就算没有,恐怕也为时不远了。

  法国曾经鼓励穆斯林与法国人通婚,试图融和穆斯林,结果发现世界各地来的穆斯林都遵守伊斯兰的婚姻法制,以要求对方归信伊斯兰为结婚条件,所以凡是与穆斯林结婚的法国女子或男孩都变成了新穆斯林,更加增加了穆斯林的人口。这样下去,再过25年,法国的穆斯林人口会超过半数,法兰西文明将无法维持,到那时,如果按照多数决定的民主选举原则,法国将是一个伊斯兰国家。

  而且欧洲生育率越来越低,平均只有1.6,远低于维持人口数量所需的2.3,法国非穆斯林的生育率是1.9,但穆斯林是2.8,各国的外来穆斯林生育率都大大高出本土人士,可以预见整个欧洲都将伊斯兰化。

  从法国方面来说,面对伊斯兰势力的日益扩大,政府采取措施控制非法移民,组建由法国当局支配的全国性穆斯林组织“全法穆斯林理事会”,干预境内穆斯林的宗教活动与习惯,例如里昂清真寺的建设(经过长达十余年的争论,直到里昂的穆斯林社团最终同意降低清真寺尖塔的高度和搁置每天五次召唤信徒祈祷的传统做法,法国当局才准予这座清真寺开工建设),并力图从法律上制定遏制宗教不良作用的手段,2004年通过了禁止在公立学校佩戴明显宗教标志的法案(俗称“头巾法”),2010年通过了任何人不得在公共场所穿戴目的在于隐藏脸部的服装衣饰的法规。所有的一切都为了努力把握伊斯兰在法国的发展,尽量消除伊斯兰教义对公众的影响。

  另一方面,法兰西一直倡导宽容开放、自由平等的精神,高喊民主人权的口号。应该说它的确做出了很多努力,增加经费帮助移民学习法语,给帮助女性移民的协会提供更多的资助,增强防止歧视的培训等等。尽管通过了“头巾法”,但是当2010年超市女雇员因戴头巾遭到解雇时,2014年法院最终判决雇员胜诉获得赔偿。2015年1月,巴黎律师学院的老师和穆斯林女生因为戴头巾问题发生冲突时,学校支持了学生戴头巾。总体说来,法国的主流社会在一个群体或个人的权益遭到明显侵害时,它能够站在公正的立场,支持不损害公众利益的合法权益。

  同时,“头巾法”和右翼市镇长取消学校食堂的猪肉禁忌,都引发了广泛争议。尽管没有民意调查结果证实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支持,但是能够证明民意本身就存在着巨大的分歧,议员和市镇长们要考虑宪法中政教分离的原则和宗教平等权,以及政府措施的作用和各自政党的影响,他们的决定并不一定意味着选民的主流看法。

  但是在更深的道德价值观、文明准则方面,法国是否真的像宣扬的那样尊重人权,讲求民主和包容?

关于本文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